首页 > 地方 > 内容

村干部称深夜被人暴打险丧命,警方认定为“自伤”

2020-06-18 16:15:58    来源:左右新闻    

2018年12月21日深夜,河南省洛阳市偃师市顾县镇史家湾村310国道边一土特产店,值班看店的村干部史某遭人入室暴打。后脑、胸口、胳膊、手、双腿均被打伤,浑身是血,着秋式毛衣秋裤昏迷躺在地板上,黑毛衣胸口处还有明显被脚踹的脚印……

次日上午8点多钟,其女儿上班路过入店探望,发现父亲全身是伤,昏迷在地,奄奄一息。于是,她连忙报警,后派出所出警,后史某被120送往偃师中医院抢救,医生称:“再来晚点,血流干就没命了。”后史某共花费治疗费用一万多元。

警方最初信誓旦旦说:此案必破!但慢慢地史某感到办案人员是在敷衍。经过了漫长的将近一个月的等待,派出所于2019年元月19日,终下达了一纸《终止案件调查决定书》,理由是“没有发现犯罪事实”,口头通知受害方:当事人史某是晚饭喝酒,夜里做梦出现幻觉发酒疯“自伤”。史某强烈抗议,拒绝签字。

史某清楚记得,被打时“凶手”中有人叫嚣:“就你这样儿还敢和东县弄事儿!”。此情况第一时间告诉了出警办案人员并笔录在案。据史某称,由于事发深夜且突然,歹徒身份不明,只看清有三个陌生人动手暴打,屋子外面应该还有人放风,不会少于5人。其伤情经司法鉴定为轻微伤,史某认为鉴定也有作弊,因为满身是伤,最重要的是“手指骨折”,最低应该是轻伤。

村干部称深夜被人暴打险丧命,警方认定为“自伤”

那么,史某所说的“东县”是谁呢?史某所说的“东县”是该村上任村长,现任该村副支书:、监委主任。史某说:“此人干过桑拿洗浴、非法采砂、非法借贷、KTV、酒店等。号称黑白通吃、神通广大。”史某平日看不惯其霸道作为,二人关系不好。史某认为肯定是这个“东县”指使或雇人行凶。

村干部称深夜被人暴打险丧命,警方认定为“自伤”

史某给出的推论是:案发前,东县刚花几百万元买下和他的门店所在的闲置厂子相邻的一破产厂子。两个厂子中间有一段隔墙损坏,史某因知道他的为人,怕和他做邻居有麻烦,就重新修补垒好,后引起该人不满,两人有过口角。后该人又故意找茬,把他那边饭店的烟囱安到了自己店院子里边的墙上。当日下午,他和从县城回来的房东在察看烟囱时,东县在楼上看到了他们,当夜便发生了这样匪夷所思的一幕。

村干部称深夜被人暴打险丧命,警方认定为“自伤”

史某住院后,东县有过探望,并对史某说:“你是做梦出现幻觉了吧?说是我弄人打你”。史某认为:和东县厂相邻界墙附近沙土地上有多个清晰脚印,可以断定凶手是从隔壁院内翻墙(架梯子)进入他的院内,然后从门店后门进入店内(睡前出去上厕所回来没有反锁)行凶。其次,其毛衣胸口处有被踹的脚印,胸口、胳膊、手、腿、后脑多出处被打伤并致昏迷。绝不可能是“自伤”。

于是,他要求查看东县厂内和附近公路上多处当晚的监控,查看嫌疑车辆和人员,以及调查东县那段时间的两部手机的通讯记录和住在附近的群众等。但所述大都未被公安机关接纳,接纳的也是敷衍了事,没有明确告知。

相反,办案人员自始至终调查的是事发当晚史某和谁喝酒,其结论和东县说法如出一撤,而当初最先抛出史某系醉酒自伤这一结论的正是东县。史某认为是办案人员包庇东县。并且在医院时,就有人出面找史某说和调解,花钱摆平,被史某拒绝。所以,绝不可能是“自伤”。

史某是党员、村民调主任。其妻原本打算就此事准备入京上访,但史某以其是共产党员不能上访为由极力劝阻。也有人旁敲侧击,如去上访,就撤销职务赶出村委会。一年多了,此案目前毫无进展。其一家人痛苦不堪,精神打击更甚于肉体伤害。

史某说:一年多来,在多个部门调查下,现在已搞清楚了事情缘为:警方办案人员为达成“自伤”结论,在案宗中,故意隐瞒漏掉了“脚印”、“胳膊伤情”、“胸口伤情”等等明显是外人入室打伤的重要线索和证据,蒙骗了多个调查部门,导致至今没有推翻“自伤”结论。

而办案人员的“自伤”推论是:院墙高人翻不过去,墙壁上没有攀爬痕迹,门窗没有损坏,没有搏斗痕迹,现场没有凶手血迹,说明没有外人进入行凶打砸。史某伤情是酒醉或夜里做梦出现幻觉,自己发疯跌倒磕碰撞击所致。

此推论史某认为根本站不住脚。理由是:和东县隔壁院墙这边,有清晰的多个脚印,凶手肯定是从这里借助梯子等工具翻墙入院。门店后门睡前上厕所回来没有反锁,凶手可以直接推门进入。夜里沉睡中被多人暴打,根本没有反抗搏斗的可能。

史某说,当晚他和房东二人吃饭喝酒后回来,下车和房东一块儿到店门口,自己掏出钥匙开拉闸门,二人进店聊天,后又送房东出门到公路边上车,返回店内,一切均正常,没有一点酒醉模样,这些被店前国道边警用监控拍下,和在派出所监控室里看到的相互印证。绝对不可能酒醉发疯“自伤”。

其次,胳膊、胸口伤情明显是被外人打伤、院内清晰陌生脚印等证明绝对有外人进入。绝对不可能是“自伤”。办案人员为达成“自伤”结论,隐瞒漏掉了重要线索证据:脚印,胳膊、胸口伤情等。针对史某反映的情况,有关部门应重新侦查,给出确凿力的说法,让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村干部称深夜被人暴打险丧命,警方认定为“自伤”

原文链接:https://www.zuoyouxinwen.com/minsheng/3353.html

责任编辑:SH01

上一篇:延安精神的时代回响: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永远奋斗
下一篇:最后一页

法 制 社 会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 新视野 - 法制社会网 © 2005-2021 版权所有
工信部备案号:粤ICP备2021080148号